您的位置:主页 > 出国移民 >

陈天桥创建的盛大曾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

时间:2017-08-22 13:38来源:未知 点击:

    十几年前,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并不是阿里巴巴或者腾讯,而是游戏开发商盛大互动娱乐有限公司。公司的创始人是一名年轻人,名叫陈天桥,30岁时便成为亿万富翁。过去10年,陈天桥要比阿里巴巴的马云更为引人注目。但就在如日中天之时,他突然隐退,而且离开中国,几乎从公众视线中完全消失。2012年,他让盛大从美国纳斯达克退市。
 
    现在,44岁的陈天桥准备重返公众视野。他现居新加坡,正在谋划自己的下一步行动。在办公室接受采访时,他解释了为何放弃毕生事业,将市场拱手让给阿里巴巴和腾讯--这两大巨头的创始人现在都跻身中国首富之列。一切开始于30多岁时的恐慌症发作。随着竞争压力和政府监管的升级,症状不断加剧。最终,陈天桥决定放手,挽救自己的健康。
 
    在一栋办公用的殖民地风格两层小楼里,陈天桥与妻子雒芊芊坐在一幅舞者的油画旁接受采访。他说:“每天晚上,看着夕阳西下,我都觉得第二天再也醒不过来。”这样的经历最终让他走上了一条崭新道路。与精神疾病的斗争再加上对佛教的信仰,促使他将目光投向人类脑科学研究。 陈天桥创建的盛大曾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。但就在如日中天之时,他患上了恐慌症。为了挽救自己的健康,他决定隐退,将市场拱手让给阿里巴巴和腾讯。可怕的恐慌症让他一度认为“第二天再也醒不过来”。与这种精神疾病的斗争再加上对佛教的信仰,最终促使他走上一条崭新道路——拿出10亿美元支持人类脑科学研究。他说:“几千年来,我们一直通过改变物质世界来提高我们的幸福感。现在,我们必须探寻我们的内心,来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 
    谱写创业传奇
 
    陈天桥1973年出生于中国浙江。在他的成长岁月中,中国结束文化大革命,走上改革开放的康庄大道。他提前一年从复旦大学毕业,拿到经济学学位。在一家证券公司工作时,他结识了现在的妻子。相识后不到6个月便步入婚姻殿堂。1999年,他们创建了盛大。
 
    当时,中国的很多企业家急于创建类似雅虎的门户网站。时年26岁的陈天桥却另辟蹊径,与妻子和弟弟用大概6万美元创建了一家网络游戏公司。他们买下韩国角色扮演游戏《热血传奇II》的经销权,赚得第一桶金。收入暴涨让盛大拥有足够资金,开始开发自己的游戏,包括《传奇世界》。在中国的网吧,网络游戏迅速成为青少年的宠儿。2002年至2003年,盛大的利润翻了一番。2004年5月,盛大在纳斯达克上市,募资1.52亿美元。
 
    作为一家上市公司,盛大几经沉浮。虽然第一年股价飙升,但由于玩家喜新厌旧,投入其它游戏怀抱,第二年股价便大跳水。在这种背景下,陈天桥采取多种经营,力求成为“中国的迪斯尼”,随后又在游戏市场加注,股价再度上扬。2009年,他将盛大游戏分拆出来单独上市,融资10亿美元,成为当年美国融资规模最大的IPO项目。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表示:“陈天桥与其他企业家的一个显著差异在于,他拥有强大的金融支持和稳健的营收模式。”
 
    对手趁机抢市场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,陈天桥的个人资产至少达到24亿美元。他拿出10亿美元,支持脑科学研究,其中包括他与妻子向加州理工学院捐赠的1.15亿美元,成立陈天桥与雒芊芊神经系统科学学院。余下资金将用于直接资助年轻科学家和在美国创建陈天桥大学。
 
    这所大学的理念非比寻常,致力于整合学术界,将神经系统科学、生物学、精神病学、哲学和神学研究汇聚在一起,鼓励各学科加强交流合作。陈天桥认为几百年来,我们一直致力于提高人类的生活标准,现在已到了注重改善人类情绪健康的时候。他说:“这所大学的使命是解答‘我们是谁?’,‘我们从哪里来?’这些问题。几千年来,我们一直通过改变物质世界来提高我们的幸福感。现在,我们必须探寻我们的内心,来解决这个问题。”
 
    陈天桥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,研习如何超越痛苦。他决定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。2010年,陈天桥举家搬到新加坡,开始退出商界。2011年,他提议以23亿美元价格收购盛大互动,随后抛空其在盛大游戏的股票,并退出盛大董事会。随着玩家转向手游,盛大的“中国版迪斯尼”梦想落空。东京咨询公司Kantan Games创始人塞尔坎·托托表示:“这是一项令人畏惧的挑战。迪斯尼在游戏行业做了很多事情,效仿迪斯尼难度极大,因为现在的游戏市场与过去截然不同。”
 
    3年来,陈天桥夫妇一直在思索前进方向,最终决定投身脑科学研究。雒芊芊表示:“当了妈妈,我开始意识到还有比利己更重要的东西。”支持脑科学研究并不完全为了“利他”。陈天桥夫妇看到了破译人类大脑背后的巨大商业潜力。他们计划资助一系列项目,包括资助阿尔茨海默病和帕金森氏症等衰竭性疾病的研究。他们为以色列创业公司ElMindA Ltd.提供资金支持,帮助他们研发相关工具,探测大脑疾病的早期阶段。
 
    陈天桥的新加坡投资公司盛大集团在中国和全球投资了100多家高新技术企业。虚拟现实(VR)技术是他的投资重点,因为这项技术可用于神经系统科学研究。此外,他还为致力于打造VR主题公园的美国娱乐公司Void LLC、洛杉矶的VR游戏制作公司Survios、冰岛的VR旅游冒险应用开发商Solfar Studios ehf提供资金支持。陈天桥的这种痴迷影响了他的两个女儿,一个13岁,一个8岁。她们希望长大后成为一名神经系统科学家。陈天桥说:“我给她们洗脑了。”
 
    除了脑科学研究,陈天桥的投资触角还延伸到其它领域。他是P2P巨头LendingClub以及美国农村医院连锁——社区卫生系统公司的最大股东,持有Legg Mason Inc.和KKR&Co.的大量股份,甚至在美国和加拿大购置70多万英亩(约合425万亩)林地。不过,巨大的心理压力也让他付出惨痛代价。2004年,在搭乘上海飞往北京的一架航班时,陈天桥突感胸口剧痛。他当时以为自己是心脏病发作,下机后便立即前往医院。但医生告诉他,他的心脏非常健康,真正的原因是惊恐发作。那天下午,他一个人坐在北京的长椅上,认为自己再也无法经商。他说:“压力太大,太痛苦了。”经过药物治疗,病情有所好转,他又投身到工作当中。
 
    随着野心越来越大,陈天桥开始进军家庭娱乐市场。他与英特尔和微软合作,计划开发一种新型机顶盒,允许电视观众上网,玩盛大游戏,购买音乐和电影,但这项计划遭到政府官员的反对。就这样,机顶盒项目被迫夭折。一直以来,陈天桥都不愿讨论失败的原因。他说:“一转眼10年过去了。”
 
    2009年,他再次惊恐症发作,这一次更严重,持续时间也更长。他的情绪跌落谷底,整个人非常虚弱,经常感觉自己动弹不了。他说:“躺下就坐不起来,坐下就站不起来,甚至无法呼吸。”后来,他到新加坡修养。但看到腾讯、阿里巴巴和百度纷纷抢占市场,他决定重返战场。但妻子反对这个想法,告诉他前方还有其它机会。她说:“很多人一生只爬一座山。或许,你可以爬好几座山。”